找回密码

碧海潮声大学生网

查看: 3220|回复: 2

东极之东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6-11 23: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东极之东
如果来到东福山,请带上空杯子问一位老人要水喝,他们会很开心地领你去接家里的泉水,并很自豪地说这是天水,很好的!
说再见的时候,石屋奶奶不停的挥手微笑。回头,她还在墙角,就像送自己的家人一样一个人望着。
――题记
最初的梦想是来这里看日出。东福山是接受祖国大陆第一缕曙光照耀的地方。因为时间的原因只能在庙子湖岛等待日出。4点刚到,史就给我一拳“快起床,看日出去啦”。天啊,外面还是藏蓝色的,山上的灯照着海面上泛着点点橘色的亮,为了看日出、、、我们踏上山顶最高的大石块。清晨有雾,远处海天在雾里找不到分割线,而青棕色的小岛有如腾雾而出,今天的日出是看不到了罢。那头观日亭前的大石块下是一对夫妇相守等待。突然“一、二、三、四”引我一声尖叫“他们开始跑操了!”另一个山头上迷彩色的军营传来浑厚的声音,这是与东极的另一群可爱的人,我听见了“战士第二故乡”。
大树洞石屋群
期盼了好久,有人说石屋群是最原始的极地居民,石屋群里房子很特殊,石屋群里很少有人住、、、东极往东是东福山,乘船来到祖国大陆最最东边的人居岛屿。码头上很多等船的背包客,其中一个小伙子看见我们下船了就大声指着一个大叔叔“去他那儿吧,这个旅店老板很好的。”我去要号码,大叔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嘿嘿。
大树洞树屋,从码头沿海旁山路蜿蜒而行,找到它大概需要40来分钟,中间经过观日台,第一缕阳光照射点,台下就是蓝蓝的大海。有驴友正好在拔营收拾帐篷,昨晚垒的灶石已经被烤成了黑色。他们说因为天气原因没有看到日出,不过依然看的出来这是个很棒的露营处!
石屋全是由大方块石头垒成,大约4平米的面积,这么坚硬的石块怎么就契合地这么工整?大多是两层,层叠在山上,朝南是大海,极地居民就过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日子啊~可是,屋内大多是空置的,人去山空。石屋很凉爽,还有搭的灶台保存完好,只有墙上的苔藓、门前的杂草、墙壁的爬山虎恣意地繁衍生息。
很偶然地发现有栋海崖上的石屋外有女主人在洗衣服。我们来到了一对老夫妇的家。我们问路,老奶奶大声的指着前方说着什么,但很难听懂。“前面是什么地方”、、“是象鼻峰吗”、、、“我们今天就要回庙子湖了,会不会来不及了呢?”、、、用手比划加上不断的重复,明白奶奶是想告诉我们前面的风景很美,一定要去看看,爷爷也忍不住大声说,那去象鼻峰来不及了。似乎奶奶很喜欢前面的风景又似乎她在这里指引太多人往那边,我一定要去那里看看!
奶奶指的方向和石屋群正好有个折角,绕山而上,回望正好能看见石屋群全貌。棕色的石屋与大石山融体,与海为伴。情人之间自古习惯用海枯石烂来形容爱的永恒,海容纳百川、石历经风吹雨打,它们比时间更从容,比时间更长久。还有什么能比这永恒?
回到石屋奶奶家的时候,我问可以在这里洗洗脸吗,她迷糊地望着我然后摆了摆手说听不懂,我指了指水缸摆个洗脸的动作,老爷爷明白了。他用大水瓢舀上满满一瓢拿一只蓝色塑料盆放在石台上倒满水。清凉的是泉水啊,也是奶奶家的生活用水饮用水。我拿杯子想接上一杯。回头看见爷爷又用水瓢舀上满满一瓢拿另一只红色的盆放在石台上倒水,我愣了愣可是不想说不用了谢谢,突然开心的说好啊,那我再洗一遍!说到这泉水的时候爷爷似乎很自豪地说,这是天水,指了指山顶,天水从上面来。
他们的儿子在沈家门做生意,孙子在沈家门读书。想起船上的一位船叔叔说,东极没有学校,很多小孩就去沈家门读书。老人们却不想离开这里的生活,只有过年的时候去儿子家过个年,那个时候这就是空岛了。和奶奶说再见的时候,她让我们从道场走石阶上去,那里可以省点路。再回头的时候,她还站在屋角下,一只手倚着青墙,右侧是蓝蓝的大海,我们挥了挥手,奶奶回去吧,我们不用送的。是不是每年她要这样送别她的孩子,送别路过的游客,遥望来往的船只?
甜甜的泉水
回到码头,因为是11点40的船,我们没有太多时间去欣赏象鼻峰、福字石、白云庵、望夫崖,没有更多时间和老人们聊聊。这里的岛民大多是老人,他们在码头等着船并不是等人只是习惯了看船来船往。码头上有刚卸下的饮料和食物,像是给小店送的货物。有个白色的房子外面写着“海水淡化”却紧锁着门窗。一位来自六横岛的阿姨,说这只是一个实验,老板是东极人,现在东福山人还喝着泉水或雨水,有时候需要用水烧,等到实验成功了就可以不用烧柴了。
阿姨是跟着来这里修新码头的丈夫来到东福山。他们在海边上租了个屋子,屋子里很凉爽,木架上有很多白菜有点黄。她说,这里米、蔬菜、生活用品都是从庙子湖运过来的,就连海鲜因为没有多少人打渔比较少。所以物价也很高,西瓜菜(包心菜)3块5、茄子青椒7块比他们老家贵一倍多。等到台风快来的时候,就提前两天多运点吃的过来,因为台风那段时间船就出不了海了。很多年轻人也是因为物资不方便纷纷去沈家门工作。
当听我说因为玩我们早上都忘了吃饭的时候,阿姨又惊又不好意思地指了指桌上的菜碗“这么久不吃多饿,就是我刚吃过了,可能你不吃别人吃的”。要在别的地方,真想兴奋奔过去,接受主人的好意。可是,这里是东福山,一个食物都靠外岛供应的岛屿,所以我兴奋地摆了摆手“不,不,阿姨我不饿,你瞧我这水袋装满过三壶水,都被喝光了,还有我这肉正好该减减了!”水袋确实空了,还想要一杯泉水。阿姨带我去开水房里打水,可是塑料皮质水袋没有办法装开水。她指了指那旁说那边有泉水。一位老伯听说我想要接水喝,他停下手里的工作,就在那个水龙头那里,这是天上来的水啊。
中午,都弱弱地等着,突然有人喊“船来了”,就像从海上突然冒出来似地游过来了。码头有老人等着物资,有游客等着上船。船在海面上的起伏落差近半米,没有办法使用木板或什么连接。白花胡子、干瘪亮棕色的手臂,两位穿着蓝色制服的船员两脚跨在船舷与岸上,扶住乘客上岸。那位大拇指包着厚厚的沾满机油的船叔叔在过道里用另一只手搀扶着。
一位从船上下来的叔叔手里抱着5岁左右的小孩,看起来小孩晕晕地没有一丝力气。来到出口,正迟疑着怎么过这下面涌动着波涛的半米。船爷爷一手抱过小孩递给岸上手臂上带着“管理员”红色袖套的大娘手里。然后转身扶着大人的手臂送上岸。这是,站在岸上的我只要呆呆地望着。左侧,几位老大爷大妈伸出手去够船二层上递下来的装着蔬菜大米的袋或箱子。
陆域面积2.9平方公里的东福山岛这么在大海中很小,船开出几分钟,它的直径看起来只有若干分米。而那些山腰的石屋却隐去棱角,沉寂在山石之中。
那位白花花的船爷爷见我坐在甲板上晒到太阳就说,来这边,哪里太阳很烈。跟着他走过来,原来是在船边的船员休息室。一位船叔叔坐在门后的小矮凳上,双脚瞪在门槛上,手肘顶着膝盖,从容安静地望向海面。他让我进去,说里面开着空调。黑色的皮沙发,透过三扇窗户,海水依旧那么蓝,耳边涛声、船呜声、还有头顶上铁器摇晃的吱呀声交融。船叔叔依旧望着海,只是时不时换个手微捋着小胡茬。
念东极,念的是邂逅黝黑的笑脸;念的是踽踽独行的背影。
若你要去那个地方,请不要忘记真挚地笑,热情的问候他们的生活。
2012年6月10号中午
记东极•东福山

发表于 2012-12-19 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东东,谢谢楼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26 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一下吧!












早 泄 阳痿 阳痿早 泄 早 泄治疗 阳痿治疗 疝气带 疝气 疝气带 小儿疝气 疝气治疗 阴 茎增大 阴 茎延长 阴 茎 延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 碧海潮声大学生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浙ICP备11026473号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